內蒙古赤峰:紅色兵站里的軍民情

  編者按:2012年,內蒙古赤峰市松山區振興街道振興社區居委會在眾人的提議下,成立了紅色兵站,為轄區內退役軍人提供一個娛樂、學習的平臺。同時,利用他們豐富的從軍經歷資源,搭建一個為轄區企業和中小學生講述紅色歷史、傳承紅色基因的橋梁。本刊特刊登其做法,以供參考。


  文 | 王威


  草原深處,活躍著這樣一個特殊的組織:它身處城市社區一個不起眼的角落,卻遠近聞名;它的職權還不及一個村委會,卻擁有8個服務隊和1個紅色基因宣傳詩社,服務數千人;它的創辦者屈指可數,卻能動員上百人的隊伍常年在轄區內開展義務幫扶,深受人民群眾歡迎。它就是全國僅有的兩家紅色兵站之一--赤峰市松山區振興街道振興社區紅色兵站。新組建的赤峰市退役軍人事務局首任局長寶民在紅色兵站調研時感慨地說:“小小兵站里的大作為,充分體現了我市廣大干部職工做好退役軍人工作的決心和信心,他們的有益做法,也給我們下一步做好退役軍人事務工作提供了寶貴的參考經驗。”

  “菜單式”服務將服務送進門

  2017年11月的一天,北風呼嘯,大雪紛飛。家住振興社區的退役老兵張大爺犯了愁:眼看著家里的米缸見了底兒,自己和老伴行動不便,又趕上這樣的天氣,中午拿啥下鍋啊!正當老兩口無計可施時,張大爺突然想起振興社區紅色兵站工作人員送來的“菜單式”服務卡,找到米面糧油店的電話后,張大爺試著撥了過去。

  “請提供一下您的詳細家庭地址,我們這就派人給您送去!”20分鐘后,一袋50斤的大米如約送到了張大爺家。

  “菜單式”服務到底是什么服務方式?它給轄區的退役軍人們都帶來了哪些便利?

  松山區振興街道振興社區成立于2003年,有居民5000余人,駐轄區企事業單位10余家,各類商鋪近200家。據統計,這個社區里居住著退役軍人85名,年齡最大的已有93歲。由于他們年紀普遍較大,加上小區內樓房均為步行樓梯,老人們采購日常用品極為不便。為解決這一實際問題,社區紅色兵站采取進門入戶的方式,對轄區內每戶退役軍人家庭進行了摸底調查,對退役軍人們日常生活用品的需求情況進行了詳細了解,并根據他們的生活需要,與小區附近124家店鋪簽訂了“選、購、送”一條龍服務合同。紅色兵站將各個商鋪的商品種類、價格、聯系方式等制作成類似菜單的卡片,發放給轄區內每一位退役軍人。當他們有需要時,只要撥打相應店鋪的電話,指定所需的商品,店家便會派人無償送貨上門。“菜單式”服務的成功開展,在當地引起了強烈反響,振興社區的退役軍人們自豪地稱之為“私人定制”。

  為了方便轄區內更多的老人享受到“私人定制”,紅色兵站還將服務拓展到了轄區內的普通老人,實現了“菜單式”服務轄區全覆蓋。

  “講師團”將戰場搬上講堂

  針對轄區內退役軍人多、各類企業多、轄區周邊中小學多的特點,紅色兵站產生了請退役軍人為大家宣講愛國主義和革命傳統教育的想法。然而,轄區內退役軍人年齡普遍較大,組織他們出去宣講,能得到他們的支持嗎?兵站工作人員的腦海中畫了一個大大的問號。

  “這些年,兵站沒少為我們這些老兵服務,大事小事都想著咱,我們早就想著為兵站也服務一回呢!”80多歲的張大爺當即拍起了胸脯。

  一石激起千層浪。隨后,轄區內多名退役軍人主動找到兵站,要求加入“講師團”隊伍。如今,“講師團”的成員已由當初的9人發展到22人,他們結合自己的親身經歷,常年深入轄區企事業單位、轄區周邊中小學校開展宣講活動,將他們一次次經典的戰斗故事,生動地還原到了講堂上。

  聽了“講師團”的宣講后,赤峰松山五小4年級小學生徐麗偉說:“祖國今天的強大是先烈們用鮮血換來的,長大以后我也要當一名解放軍戰士!” “講師團”成立以來,已經為中小學生、企事業單位無償宣講紅色教育20余場,受教育人數達2萬余人次。

  與此同時,紅色兵站趁熱打鐵,組織轄區內部分退役軍人和普通老人成立了“紅色維權服務隊”“紅色助老服務隊”“紅色助困服務隊”“紅色講堂服務隊”“紅色文化體育服務隊”“老兵之家志愿服務隊”“紅色就業創業服務隊”等8支紅色隊伍,專門為轄區有需求的居民提供紅色維權、衛生清理、免費理發、上門義診、就業指導等特色服務。

  “映山紅”映紅一方熱土

  “夜半三更呦盼天明,寒冬臘月呦盼春風,若要盼得呦紅軍來,嶺上開遍呦映山紅……”硝煙迷漫的歲月里,優美的旋律傳遍了華夏大地。

  在赤峰地區,紅色兵站創辦的紅星詩社《映山紅》詩刊,如同《映山紅》的旋律一樣遠近聞名。

  提起紅星詩社,72歲的鄭賢和63歲的張文龍臉上都煥發出別樣的光彩。鄭、張二老都是松山區教育事業的退休人員,出于對詩詞歌賦的共同愛好,老哥倆兒先后走進了紅色兵站,走進了紅星詩社,義務擔負起主編的職責,并將詩刊取名《映山紅》。《映山紅》的問世,如一顆重磅炸彈在轄區及周邊地區炸開了鍋,一時間,來自轄區內外的稿件雪花般飛來。

  面對大量來稿,鄭、張二老喜憂參半,喜的是詩刊剛剛創辦就受到這么多文學愛好者的追捧,憂的是這部分人對詩詞的認識和理解良莠不齊,來稿水平也有高有低。“何不借此機會組織詩詞愛好者辦一個培訓班?這樣既能讓水平欠佳的愛好者得到提高,又能更好地調動他們的積極性。”

  在鄭、張二老的共同努力下,紅星詩社培訓班成立了。鄭賢退休前是一名語文教師,平時對詩詞歌賦頗有研究,便主動擔當起培訓老師一職。每逢周三下午,來自轄區內外的詩詞愛好者都會如期來到紅色兵站,接受詩詞寫作培訓。這些學員中,有從戎數載戰功赫赫的退役軍人、有從教育崗位退休的老教師、有從企業退休的老職工……光陰荏苒,歲月更迭,隨著時間的推移,學員一茬換了一茬。張文龍動情地說:“通過這些年的工作,我已經深深地愛上這個職業了,只要我的身體不垮,就會把這份事業進行到底!”

  多年來,紅星詩社創作出了大量歌頌改革開放、紅色歷史、英雄人物等膾炙人口的詩詞,深受廣大人民群眾的喜愛。2018年9月,紅星詩社被自治區詩詞學會評為“詩詞教育先進單位”。


陕西快乐10分开奖今天